周玲强:整个朋友圈都在“露营”,这股热潮会成旅游新风口吗?

发布时间:2022-05-10来源:吴丹李浏览次数:0

帐篷、天幕、烧烤、篝火……这段时间,你的朋友圈有没有被“露营”疯狂刷屏?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露营热潮以“忽如一阵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之势,在全国各地悄然掀起。约上三五好友,于山水间择一空地,“安营扎寨”、享受惬意的户外时光,成了全民新时尚,甚至有不少传统旅游行业的商家开始紧急布局“露营+”新模式。

有人说,疫情之下,露营将成为未来户外休闲的新顶流,成为中国旅游行业的新风口。同时也有人担忧,露营可能对酒店、民宿、传统景点等造成严重冲击。那么事实真是如此吗?这股“露营热”能持续多久?围绕这一系列热点话题,在旅游管理研究领域深耕多年的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周玲强对“露营热”现象作了解读,并就“露营”对传统旅游行业的影响展开评析。

露营热”为何忽如一夜春风来?

据携程发布的《2022五一假期出游报告》显示,今年五一假期,民众出游整体呈现就近、就地特点,其中,露营成为“顶流”。五一假期首日,“露营”一词在携程平台的访问热度达到历史峰值,搜索热度环比上周增长90%。同时,五一期间,携程平台上带有“露营”标签的相关酒店、民宿订单量,较清明假期增长了153%。露营类商品需求也随着这股“露营热”火速上升,据相关数据显示,帐篷销量同比增长127%,吊床销量同比增长123%,天幕的销量也同比增长超150%。而最直观的“露营热”还是来自于我们的朋友圈,整个五一小长假,“露营”几乎天天霸屏。那么,是什么让“露营”忽如一夜春风来,瞬间从过去的小众时尚转为顶流时尚,成为眼下人们外出旅游最时髦的方式?

面对惯常环境,民众常存在求新、求异、求美、求乐的生理及心理需求。露营的兴起,正是因为惯常生活过于平直,疫情之下,这种出游方式可以在较低风险的情况下满足民众走向户外的需求。”周玲强教授表示,这是“露营热”突然成为顶流时尚的两大原因。他说,民众有闲钱、有闲时,就会对品质生活的需求越来越高,但疫情之下,无论是出行还是酒店住宿都受到一定限制,相对而言,在郊外择一空地露营,是最便利的一种出游方式,也能满足老百姓心中对“诗与远方”美好生活的向往。

露营是民众在疫情下的“浅尝辄止”

面对汹涌而来的“露营”新时尚,如今,越来越多的游客决定跟上“露营”大军、正筹谋大力选购露营设备。但打开各个露营大V的经验贴一看,才发现全套露营装备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甚至几十万元,而且一入坑,根本停不下来。因为“露营装备”不只是帐篷、天幕,以大多数“入门级”露营装备为例,还需要折叠桌椅、置物架、营地灯、电池、收纳箱、衣着鞋履、防潮垫等等。如果想要为露营增加一些娱乐成分,音响、厨具、便捷炉、烧烤架也都是候选品。不仅游客如此,商家们也在这股“露营热”现象下纷纷布局“露营+美景”“露营+运动”“露营+拓展”等新旅游模式。但在周玲强教授看来,不论从时间上还是金钱花费上来说,露营旅游都是民众在疫情之下的“浅尝辄止”。

户外露营是一种新生事物,恰好又遇上新冠疫情流行的当下,露营产品应运而生,独领风骚,但从长远来看,我个人认为并不乐观。”周玲强教授表示,露营产品兴起于欧美发达国家,这些国家地广人稀,经济社会发展的富裕程度也比较高,很多家庭都有第二住宅,在郊外或度假地也往往拥有度假房产,无论是就消费能力还是空间供给能力而言,都能满足他们对“露营”的这种消费需求,但我国的情况大相径庭。

一方面,我们国家人多地少,空间供给难以满足;另一方面,消费升级尽管能为露营地的发展提供较大的有效需求支撑,但目前国人遭遇的囧境是:我们对户外露营活动的消费选择总体上以舒适为选择标准,但我们很多人不如欧美民众“皮糙肉厚”,难以接受野外蚊虫围攻、野兽环伺、无法洗热水澡等恶劣环境,进而容易出现全家人在质价相配方面众口难调。

露营旅游对大部分工薪阶层的游客来讲,往往是听听很激动,头脑一热花大钱买了装备,到出行时很可能遇上长假集中出游拥堵高峰,一年也可能出门‘浪’不了几次,性价比极差,最后几年过去,新买的装备成了摆设。”周玲强说。此外,他表示,目前露营旅游在中国还处在探索阶段,其门槛较低,市场的有效供给需进一步跟上。他建议,随着露营产业的发展,中国各地要尽快补足短板,一方面照顾到民众对于户外体验、需求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对于不适合户外运动的场所或未经开发的地方,需加强安全监管和劝导。

露营会成为旅游行业新风口吗?

既然露营旅游只是民众在疫情之下的“浅尝辄止”,那是不是也意味着露营对传统旅游行业的影响不值一提?周玲强教授对此不以为然。他在采访中表示,露营旅游将对传统旅游行业带来较大冲击,因为与规范的品质化服务相比,露营旅游是一种小众、非标化产品,在客源组织和运营方面都具有显著的成本优势。

同时,露营旅游的存在,也可能带来消费者的体验风险,进而拉低游客对旅游行业的整体品质评价。比如,露营旅游对年轻客人而言具有随性和独特体验等强烈吸引力,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造成传统酒店或民宿的客源分流现象。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少年儿童可能因此不在乎规范的酒店品质体验,导致传统品质酒店被冷落,甚至被差评,质价相符的评价理念被冲击,使得行业内一些头部领军企业经营者无所适从。

据相关数据显示,与五一假期爆火的露营相比,民宿经营的数据的确不比从前。据相关媒体报道称,临近五一,受到疫情影响,各地民宿出现了部分退订潮。如北京延庆地区五一整体退订量在25%左右,平谷地区退订量则在30%-40%。正可谓“东边日出西边雨。”在民宿经营遭遇瓶颈之时,露营经济却势头猛烈。一时间,很多网友都说露营“革了民宿的命”。那露营旅游在带来冲击与挑战之余,又带来了哪些新机遇呢?

露营旅游虽然会冲击目前以‘旅游景区+旅游行业管理’的模式,但也带来了小众化户外运动休闲旅游发展的好机遇,而这种运动休闲旅游发展的机制属于俱乐部经济。”周玲强教授认为,俱乐部经济将是接下来旅游行业的新风口。他建议,中国旅游行业应该大力发展俱乐部经济,重新考虑目前政府行业管理的模式,多发掘行业协会和中介组织的积极引导作用,让协会发挥行业组织和维护市场秩序的作用。

部分素材来源:中新网浙江、红星新闻

封面图片©千库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