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捐赠| 联系我们| 浙江大学| 人才招聘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媒体聚焦

【华盛顿邮报】刊发浙大管院黄灿的评论文章

发布时间:2018-04-28 11:21:17 来源:品牌公关部 浏览次数:

    近日,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学系主任黄灿,携手乔治·华盛顿大学Henry Farrell、乔治城大学Abraham Newman,从多角度撰文对中兴事件进行分析与评论,并刊载于《华盛顿邮报》。文章认为,中兴事件对中国制造虽是重创,但也将倒逼中国自主芯片研发以及高新科技发展,并可能成为全球经济转型的开始,产生深远影响。

中兴报道.jpg

刊载截图

    (以下为译文,原标题:特朗普不喜欢中国的经济民族主义,为何他的政府却要挑起它?)

    作者:Henry Farrell, 黄灿, Abraham Newman

    2018416日,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为期7年。这一禁令意味着中兴通讯将无法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技术,包括芯片和其产品核心的其他关键组件。

    在美国,除了少数专业商业媒体对其重点报道,该禁令并未得到大量关注。在中国,它却被视为一场政治和经济地震,而且可能会带来剧烈的余震。多年来,美国政府批判驱动中国的经济政策的是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如今,中国将美国监管机构视为一种生存威胁。中国政府开始制定一项国家战略,力图减少类似中兴通讯的中国企业对外国供应商的依赖。

    禁令关乎中兴通讯的生死存亡

    该禁令是美国对出口进行管制的争端的结果。去年,中兴通讯承认违反了美国的规定,向伊朗出口装有美国零部件的设备。20173月,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美国政府开出9亿美元的罚单,给中兴通讯7年的过渡期,暂缓执行禁令。同时美国要求中兴通讯遵守双方协定的若干要求,包括解雇四名高层管理人员并采取行动处分其他相关人员。美国政府表示中兴通讯在和解前后多次误导美国监管机构,才促成了现在的禁令。在中美重现紧张的经济局势,以及特朗普政府声明要惩罚中国企业利用美国的背景下,出现了该禁令。中兴通讯表示,该禁令“非常不公平”,并表示将采取法律行动。

    无论中兴通讯采取何种措施,显然这项禁令让其陷入困境。中兴通讯依赖美国公司,如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为其产品提供的关键组件。中兴表示,“禁令将严重影响中兴通讯的生存和发展”,中兴董事长警告说,“美国制裁可能会立即使中兴进入休克状态。”

    在中国的政治辩论中,这已经成了一场重磅炸弹

    中兴通讯是全球第四大电信制造商,也是中国第二大电信制造商,在全球拥有75,000名员工。这解释了为什么这个消息震惊了中国舆论。目前该事件引发大量的讨论,关注点包括美国商务部的调查,禁令颁布的时间(两国之间的贸易紧张程度正在上升),中兴通讯对美国调查的应对、中兴通讯对协议的遵守等。其中最重要的议题是中国的芯片行业和未来的国家产业政策。

    中国希望确保今后不会重演此类事件

    中国政府的回应是迅速而明确的。事件发生后,人民日报在418日和19日连续发表社论。第一篇社论的标题是“发展国产芯片,中国不能三心二意了!”,而且第二是“强起来离不开自主创‘芯’”。

    420日和21日,中国政府召开了全国网络安全与信息政策高级别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七位成员出席了会议。习近平主席在会上强调,中国将努力实现核心信息技术的突破。他表示,中国需要保持耐心并专注于这一事业。政府将系统地建设工业,强调技术和工业发展政策。他还表示,中国将改善金融、税务、国际贸易、人力资源和知识产权保护等制度环境。

    美国政府和美国政治评论员经常批评中国的产业政策,认为中国重点支持领先企业和国内产业能力升级不利于美国公司。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进行攻击。然而,现在中国政府有明确的防卫理由要建立自己的芯片产业,因为这将保护依赖外国制造商的中国公司免遭美国监管机构制裁的威胁。

    这可能是全球经济转型的开始

    经济全球化严重依赖全球供应链。高科技公司不会制造其最终产品的每一个组成部分。相反,他们依靠外包和供应商的网络来获取关键组件。芯片这一中国创新的主要弱势领域引起了中国的担忧。中国从海外进口大量芯片,严重依赖国外核心技术:在2016年进口的芯片价值达到2300亿美元,实际上这一数值是当年进口石油的两倍。

    这促使中国不断呼吁自主研发以减少对外国芯片的依赖。然而,先进的半导体产业需求复杂,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这使中国等后发国家难以实现技术追赶。

    如今,中国企业面临的风险是现实的而不是虚幻的。当中国的高科技公司无法从美国等其他技术领先国家进口关键部件,它们的基础业务随时都会受到干扰。美国的禁令让中国政策制定者和高科技公司在震惊之余考虑启动自主创新的项目。此外,中国政府可能会转而使用自己的监管力量向美国公司施压。在中兴通讯事件后的几天,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延长了对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与其荷兰竞争对手NXP之间的合并案的调查,使得该计划陷入停滞。

    未来回顾中兴事件时,我们可能会发现它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他企业,包括美国和欧洲公司也面临类似的风险。企业的连锁经营、兼并与收购,供应链和外国直接投资,都伴随着诸多监管风险。政府将试图利用反制裁规则、出口管制和隐私法律作为手段。在贸易和安全问题日益加剧的世界中,西方公司可能发现它们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最终可能会导致全球化的局部倒退。

    Henry Farrel为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教授

    黄灿为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Abraham Newman为乔治城大学国际关系教授

    上述文章是乔治城大学美中全球议题对话项目会议成果

    上述文章为翻译版,原文首刊于《华盛顿邮报》

 

 

 

文末二维码.jpg

更多文章

社会报名
校友报名

* 姓名:
电话:
* E-mail:
单位:
* 职业:
邮编:
备注: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866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邮编:310058|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