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捐赠| 联系我们| 浙江大学| 人才招聘 | 最多跑一次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  专题

王建宙:为何整个世界都被5G迷住了?

发布时间:2019-10-25 来源:品牌公关部 浏览次数:11

    在由浙江大学、新华三集团主办,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承办的“2019浙江大学数字经济论坛暨新华三数字大脑计划中国行•杭州”上,全球移动通信协会高级顾问、原中国移动总裁&董事长、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王建宙围绕“5G与创新”,为现场观众揭开5G的“神秘面纱”,剖析5G中蕴含的创新机会。

王建宙_副本.jpg

全球移动通信协会高级顾问、原中国移动总裁&董事长、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王建宙

 

    演讲实录

    我本人从2013年开始接触5G,那时候对于5G是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我啥也不知道。但短短几年,5G已变成了现实。

    20196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正式发了5G商用牌照,现在全面开展5G网络建设。虽然运营商还没有宣布正式商用,但5G已经在我们身边了。

    为何整个世界都被5G迷住了?

    如今中国很多城市都有5G覆盖,这意味着,只要你换个手机,卡都不用换,就能享受5G服务了。

    不光是在中国,5G在全球都很热,因为我退休以后担任了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的高级顾问,参加了很多国际会议,了解了5G发展的过程。

    比如全球5G发展得最早的一个国家——韩国,目前5G用户已达300万;除此之外,美国、日本以及欧洲的众多国家都在积极推进5G,甚至连中东都已开通了5G。一时间,整个世界都好像被5G迷住了。

    我本人从事电信工作40余年,经历了从1G2G3G4G5G的整个过程。但说实话,从1G4G,整个社会将它看作是一种技术变化。然而这一次,从4G5G的升级变得格外不同,它不光是技术问题,还变成了经济问题,甚至变成了政治问题、外交问题。

    如今国际上的一些外交会议,都在大谈特谈5G,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那么5G为何会如此受重视?原因很多,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和数字经济有关。

    数字经济离不开网络,而网络在今天又离不开无线网络和移动网络,这就是为何大家争先恐后的原因。如今我们衡量一个国家实力,不光看飞机场、高速公路、铁路、电力供应等因素,还特别注重其网络水平。

    有人说,网络已成为数字经济的“入场券”,如果你没有一个健全的网络,免谈数字经济,这句话很有道理。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所做的预测,预计到2030年,5G直接创造的经济增加值是2.9万亿元,这里还仅仅是指对5G的投资、对5G手机的消费等直接增加值;而5G间接地拉动经济增加值是3.6万亿,甚至可能会超过这个数字,因为每次的预测都是偏向保守的。

    5G到底是什么?

    如今大家都在说5G,很多媒体也在宣传5G,但都没有说得很准确。所以我们有必要明白5G究竟有哪些技术特点。5G其实有很多指标,而我们只需要记住三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峰值速率”,这个概念是5G当中最重要的。这里的速率不是平时用手机的速率,媒体说“20G下载一个高清电影,只要一两秒就可以了,因为有20G的速率”,其实不是这个概念,而是整个基站总体容量是20Gbit/s,实际速率与手机数量有关系。

    比如,在一个小区里,只有你一个人用,只要手机性能达到了,就可以全部用完。也就是说,用的人越多,速率就越低。国际电信联盟和3GPP规定,不管多少用户,每个人实际体验速度不得低于100Mbit/s,这是基本数字。    

    那么5G4G究竟快多少?有人说快10倍、20倍、100倍,媒体上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但这其实是很难比的,因为大家的标准不同,有用户体验标准、实际标准等。

    我们现在用4G最高标准,4G3GPP规定峰值速率和5G的峰值速率比,下行的峰值速率4G1Gbit/s5G20Gbit/s,所以我们说5G的速度是4G20倍,这是同口径的比较,这也是最重要的定义。

    第二个指标是“时延”。如果我们将速率比作高速公路上跑的车,那“时延”就是车通过高速公路上每个收费口时所必须要耽误的时间,也就是处理时间。而5G就是通过减少处理时间的方式,使得时延减小到1毫秒,因此速度就快了。

    第三个指标是“密度”,每平方公里可支持100万个设备的连接。每公里100万是什么概念?在一公里之内,每棵树都可以有一个芯片和连接,甚至每个旅行箱都可以有一个连接。

    5G有什么用?

    5G主要有三个应用的场景: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高可靠低时延通信(uRLLC)、大规模机器通信(mMTC)。我分别介绍一下,看看他们当中存在着哪些创新机会。

    今天的4G也是宽带,而增强型移动宽带就是它的进一步增强,由1G的下行速度变成了20G的下行速度。有了它,很多以前做不了的事情都可以做了,比如AR/VR需要大量的流量来支持,在4G时代做还是有些困难,但有了5G,就可以做了。

    我觉得AR/VR会是在eMBB阶段迅速扩大的项目。VR是“假环境+假内容”,我更喜欢AI,它是“真环境+假内容”,有人称其为混合现实(MR),这是非常新的应用,可以改变我们的娱乐方式。

    比如当我们在看足球时,有球员进了球后,如果可以飞到天上去,大家一起欢呼,是不是将娱乐的状态都改变了。

    当然,要做出这种设计,需要有创造性思维。而5G,将会帮助这种设计实现大的突破。

    再如电视转播,以前的电视现场直播或电视远距离传送非常困难,需要在摄像机后边连上一条线接到转播车,转播车要通过光缆、微波或卫星才能一层层传到电视台总台。

    而有了5G后,传送4K8K的视频非常简单,不管有多远,只要摄像头上插上一张卡,就能直接连接到电视台总台了。比如2019年央视春晚就首次使用了5G+4K,今年70周年大庆也有很多用了5G+4K来进行转播。

    此外,5G在穿戴设备的功能上也会有大的突破。比如导盲头盔,现在视力障碍者使用导盲犬,有了5G完全可以实时反映出路况,这样可以使穿戴式设备有很大程度的提高。

    这是5G应用最精华的地方,在我看来,5G应用要爆发,就会在uRLLC上爆发,这需要发挥想象力。

    比如联网汽车。现在的自动驾驶汽车不联网,用摄像头、雷达、传感器等来模仿人的五官以判断各种情况,然后做出自动化处理。但联网汽车与所有东西联网,就不需要模仿人去做判断了。比如前面红灯亮了,现在的自动驾驶车会判断出“红灯亮了”,于是停车了;但联网以后就不需要判断了,交通智慧系统直接会给汽车发信号,现在是红灯,不要开了。

    今年2月,我在巴塞罗那参加大会时看到一批人拿着方向盘在动,我以为那是驾驶模拟器,但人家说“不是的,是真的在开车”,那辆车在很远的巴塞罗那郊区广场里,而他看到的视频内容和我们挡风玻璃上看到的是完全一样的。

    我当时非常兴奋,立刻想到了抗震救灾。如果可以远程驾驶,救援人员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把救援物资送进灾区了,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联网看到。这对于很多场合都非常有用,特别是工程建设、码头的自动化控制等方面,目前远程控制和远程医疗已有很多成功实践了。

    其中,远程医疗会是5G应用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但远程医疗有几个条件:一是网络必须要健全,网络一秒钟都不能断;二是在医院可操作的机器设备,从理论上来讲,只要医院里可操作,远程也可操作;三是需要有相关的规定和规章制度,比如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

    现在2G3G4G也有这个技术,窄带物联网,就像抄个电表、水表或煤气表,一个月一次或一个星期一次,甚至每个小时一次,它对数据的要求不高,我们现在用窄带物联网都能解决,但还是要看3GPP如何制定标准。

    它应用于各个产业,我印象最深的是灌溉,以前农业灌溉都是普遍的大水浇地。现在我们可以对每一株农作物进行单独灌溉。

    有了无线网络,我们知道哪里没有水了,就对这一棵树和庄稼进行单独灌溉,这样可以节约大量用水。而那么多庄稼,几千公顷、几万公顷如何控制?5G完全可以满足这种需要。

    5G将带来哪些创新机会?

    如今很多人都关注5G的高速率,5G所带来的网络创新。而实际上,除了网络创新,5G还会带来终端创新和应用创新。

    到目前为止,iPhone最新的11还没有5G,三星有5G,而5G推出最多的还是中国的厂家,至少华为、vivoOPPO等都推出了,连中国移动都推出了自己的5G手机。

    为什么大家觉得以前手机制造是一个很难的事,而现在谁都能做手机了,连一个空调厂都可以做手机了?确实很容易,因为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手机生态系统,包括设计、供应和装备等,这是几十年来所形成的。

    当然,在这几十年的过程中,还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要有市场支撑;第二,要有供应体系;第三,知识集中,要有大量的人力资源和工程师。今天有几十万制造手机的工程师,这是最大的优势。

    所以我认为,5G时代,一定会有新的划时代的终端产生,我们需要重新定义终端。比如5G的手机要重新定义,不能与4G手机一模一样。我的定义是从“个人的信息中心”延伸到“个人的智能控制中心”。比如你回到家要停车,可以通过手机发出指令,让它自己停到车库里。

    具体的突破将会有很多,比如手机的显示屏会突破,现在已经出现折叠手机了。事实证明,手机的发展与屏幕大小是紧密相连的,而折叠手机的出现一定会有新功能产生。如将平板电脑和手机合为一体,至于它具体会产生什么样的新功能?今天很难预测,但折叠手机出现后一定会产生许多新的应用。

    还有电池,5G对电池的要求很高,今天的电池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但距离5G的要求还不够,电池的行业也会有大突破。

    此外,最大的突破应该是操作系统。现在的操作系统主要有IOS和安卓。他们已经很成熟了,但有一个共同点,内核都是桌面系统移植到移动系统上不断地增加功能。但随着5G与相关科技的发展,我们必须要不断开发新内核。

    所以这时候我们来研究新的操作系统,正是时机。而且,我们必须要重视操作系统,这是所有软件中最核心的东西,如果没有新的操作系统,怎么可能增加新功能?又谈何重新定义手机?

    接下来讲讲应用创新。关于5G,业内人士都说,5%的价值在网络,95%的价值是在应用。5G手机需要提供很多新的应用,首先就从行业应用开始。而行业应用和消费级应用的爆发点就是5GAI结合,当然,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5G行业应用有很多,我就不逐一介绍,比如我最看好的智能控制。如果今天让我来创业,我会集中力量专攻智能控制。就像洛阳钼矿的智能控制,今天就可以做,无需等待。

    再如远程医疗、无人机、超高清直播等。我估计5G直播会有很大的发展,虽然现在直播已经发展得很快了,比如抖音在全球已经有很大的应用了,但5G的到来,会为超高清直播带来更大的突破。

    还有机器人,我认为今后的机器人都可以联网,大量的事通过网络来完成,因为5G的处理速度与自己装在里面的处理器的速度是一样的。

    2000年,3G刚出现时,很多人问3G有什么用?我说3G是数据通信,真正明白3G是在2007iPhone出来,原来3G是移动互联网。

    今天又遇到有人问,5G究竟有什么用?说句老实话,我讲的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用处都需要通过创新来实现。5G中其实存在着大量从01的机会,而我们需要有从01的创新思维。 

    同时,5G当中也有许多从1N的创新,有些东西现在已经有了,但在5G时代也会有更大的发展。

    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手机芯片可以设计,手机大量的元器件也可以解决,但手机表面的这块玻璃目前有很多还是从康宁或从日本购买的,这里就有从1N的机会。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很多从1N的机会,因为我们有巨大的市场。

    那些伟大的电信企业为何会衰落?

    今天是浙大管院与新华三主办的会,所以我也想讲讲管理的问题。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国移动邀请了全球主要电信公司的CEO,那时大家谈笑风生,而今天很多公司都消失了。比如摩托罗拉、朗讯、北电网络、诺基亚等等。

    这些当初如日中天的公司为何会走向衰落?我看了很多媒体的介绍,甚至一些同学写论文都说他们骄傲自满了、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不重视创新等等。

    但我和这些公司的CEO打过多次交道,感觉每一个CEO都想创新,他们也都知道在这个行业“不创新是不能生存的”,然而却受到了很多限制。其实这些公司的消失各有各的原因,但他们也有一些共性。

    比如,忽视长期投资,追求眼前利益。这些公司很多都是家族企业,比如摩托罗拉,当后期家族退出后,这个公司变成了一个“全公众”的公司——没有大股东,全是小股东。而小股东追求的就是眼前利益,在他们看来,“我买了股票,今年最好就能获得大盈利,至于百年大计和我一个买股票的人有什么关系。”

    股权分散一直在被提倡,其最大的好处是加强了企业治理,但我们也必须看到股权分散带来的一个最大弊病,那就是没有人会顾及公司的长期利益。

    又如,盲目收购,特别是偏离主业的收购。在资本情况好的时候,大量的收购是扩大公司最快的方式。因为市场好时用股票就可以收购,比如发新股收购,股价还能上升。但大量的盲目收购后,当问题暴露出来,你就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去整理这些公司。

    再如,遇到问题就裁优秀员工和出售优秀资产。当公司出现衰落情况后,每个人都知道,需要赶紧加强研发,赶紧去增加投资。而这些公司有一个共同点,当发生问题时首先做的就是裁员,而且裁的都是最优秀的员工。为什么?因为这些员工工资高,裁员后马上就产生效果了。

    另外就是出售资产,这本来没有错,但他们往往出售的却是最优秀的资产,因为这些资产能卖出好价格。比如在3G刚刚兴起时,我们等了3G很多年,而北电网络当时却将3G资产卖掉,对此我们很不理解,因为这个资产才是最有价值的。

    今天回顾历史,在座的企业家还是可以吸取一点教训,这些公司其实不是被别的公司打垮的,也不是被市场打垮,而是被自己的股东打垮,被华尔街打垮的。

    如何推进5G发展?

    关于“如何推进5G”,我有三条建议。

    第一,大力提倡运营商“共建共享”网络。说句老实话,5G成本比4G高很多,效率高很多,成本也高很多,按照每一个比特的流量分配是便宜的,但按每一个基站来计算就要贵很多,电力供应也要增加了,电脑成本和维护成本也大大增加了,而运营商的收入和利润却都在下降。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共建共享是最好的办法,所以我非常看好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共享频率、共享基站,大家一起共建共享5G的基站网络,这是我非常看好的。

    第二,鼓励行业参与5G建设。5G要建大,必须要有各行各业的参与,这也是我们的机会。

    第三,大力推进智能手机。我们今天看到的5G手机与4G手机没太大区别,应用范围也没有区别,只是价格贵了一点。这是很大的机会,手机制造业一定要想方设法地研发出划时代的新手机。

    最后,我想用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执行主席施瓦布教授的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演讲,施瓦布教授写了《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本书,他是这样看待我们应该如何来对待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他说,这是一次影响我们社会的意义深远的变化,每个人都要像重置电脑那样来重置自己。

    我们过去的知识在今天已经不够用了,我们需要不断吸取新的知识,甚至要推翻过去的一些传统思路,我们要清零,要Reset自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5G时代利用5G进行创新,从而推动自身和企业实现进一步发展。

    以上内容整理自王建宙在“2019浙江大学数字经济论坛暨新华三集团数字大脑中国行•杭州”活动的演讲。

 

 

 

文末二维码.jpg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866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邮编:310058|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