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捐赠| 联系我们| 浙江大学| 人才招聘 | 最多跑一次

当前位置:首页  校友  校友故事

Clara写意:从《我们的少年时代》到《玫瑰时代》,走近管院“爱创新”的作家

发布时间:2017-12-01 来源: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715

     由TFboys主演的热播剧《我们的少年时代》刚刚播完,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校友、作家Clara写意的另一部“时代”作品《玫瑰时代》就接连上市了。

     Clara写意是一位作品不多但每一部都有很多创新的作家,这一部《玫瑰时代》前后创作两年多时间,最后呈现给读者这部19万字的书稿,可谓精雕细琢。

     《玫瑰时代》是首部以周璇、白光等老上海七大歌后为原型的长篇小说,讲述了老上海娱乐业鼎盛时期三位歌后的一段往事,堪称民国三大歌后传奇。近日,校友Clara写意围绕小说相关话题接受了专访。

 

Clara写意(真名:李婧),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管理学院1996级企业管理专业.jpg

 Clara写意(真名:李婧)

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管理学院1996级企业管理专业,心理学硕士。

已出版畅销书《我们的少年时代》《你有权以自己的方式长大》。 

 Clara写意(真名:李婧)玫瑰时代.jpg

 

Q:先恭喜您新书上市,我拿到书给同事看了下,大家都说很美。这本书本身跟“美”有很大的关系?
Clara写意:谢谢。这本书外观上的确很美,这和编辑的敬业以及对我本人审美的尊重是分不开的。在内容上,“美”也是我创作的一个初衷。就像书中通过无名老者之口所说的:真、善、美是人生的真谛。我试图用三个女主角分别代表人性中的真、善、美,用她们的命运沉浮,来描绘爱情之美,感受悲剧之美,但最终总结为哲思之美。

Q:听说您创作这本小说是有原型的,有“金嗓子”周璇和白光。那哪位女主角是以周璇为原型?
Clara写意:为了创作本书,我研读了大量老上海“七大歌后”的史实、传记。在创作第一版时,我确实借鉴了很多她们生活中的真实桥段,但后来出于对逝者的尊重,还是选择将人物和情节做了架空处理。

Q:既然写歌后,难免要写到很多歌曲。书中写到了很多老上海歌后当年红极一时的歌曲,包括《五月的风》《何日君再来》等,据说中国歌坛第一首被翻唱成英文的歌曲是《玫瑰玫瑰我爱你》?

Clara写意:是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的流行乐坛极为繁荣,第一首被翻唱为英语的华语歌曲,正是“七大歌后”之一的姚莉演绎的《玫瑰玫瑰我爱你》。这首歌是电影《天涯歌女》的插曲,电影上映后,这首歌也随之风行海内外,后来由美国歌星弗兰克·莱恩演唱了英文版的《Rose Rose I Love You》,红遍海内外。

 
Q:怎么会想到要写这个时代呢?
Clara写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华民族的动荡期,旧中国在垂死中阵痛,新中国还没有找到能够真正带领她走出黑暗的力量。但这个时期同时也是民族娱乐业飞速发展的时期,特别是在相对开放的老上海,诞生了七大歌后,诞生了中国的第一张唱片、第一部电影,以及后来遍及街头巷尾的电台播音热潮。三十年代抗日战争打响后,上海滩又经历了“孤岛时期”,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非常悲怆也非常神奇的时期。在战争的汪洋中,孤岛成了最后的净土,所有的有钱有权有势者、艺术家、无法被战争打碎的美学都迫不及待地往这片弹丸之地涌来。这种奇观可以说比人类观察家能够凭想象搭造出的人性实验室还要奇幻。这样的时代背景本身就是对创作者灵感的巨大刺激。我个人特别喜欢将平常人的故事放到大时代的背景里去写。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足够立体地反映人性,也才能不局限于莺莺燕燕、儿女情长。

Q:给三位女主角安排的“男票”很不一样,为什么会这样安排?
Clara写意:对于爱情,我很赞同一句歌词中唱的“爱是人所渴望的投射面”。每个人的人生都带着遗憾,会不知不觉地期待依靠爱情、依靠爱人的闪光点去弥补。拿故事里的女主角来说,齐姐儿对爱人的卑微之中,多少带着她对身世的自卑;黄莺总渴望着比她更具有自由、勇敢精神的爱人;妙妙呢,她是个“不疯魔不成活”的人,无时无刻不爱玩“死地求生”游戏,她的爱情就是一场冒险,这也是一种人格特质。


Q:如果说《我们的少年时代》写的是90后男孩们的小时代,那么《玫瑰时代》是上个世纪30年代三大歌后的少女时代?
Clara写意:这个类比很有意思。这样想来,这两本书还真的有不少共同之处:前者是三位男主的,后者是三位女主的;都是与成长有关的;也都有一个大背景,前者是棒球,后者是战争。但两者对我而言还是很不相同的。如果说《我们的少年时代》是一首流行歌曲的话,《玫瑰时代》就是一首交响乐,碰巧这两者都是我在生活中爱听的,前者令我觉得轻松而喜悦,后者令我觉得厚重而喜悦。

 

Clara写意(真名:李婧)玫瑰时代02.jpg


Q:三位女主角里,您私下有没有比较偏爱哪一位?
Clara写意:三位我都很珍爱。齐姐儿代表“美”,美到极致的脆弱;黄莺代表“善”,毫不虚伪的纯善;妙妙代表“真”,敢于面对一切的真实。如果非要选一个的话,我个人更偏爱妙妙一些,在三个女郎之中,她是真正拥有通透的智慧的一个。这本书里我私心里很喜欢齐姐儿,虽然她看起来应该是三个女主角里最坏的一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

Q:结局让我特别心疼。您为什么给她安排这样一个结局呢?
Clara写意:齐姐儿不是坏,她是因缺少教育、缺少智慧而造成的狭隘短视。其实我也是非常心疼她的,她就像飞蛾,只能看得到咫尺处的火光,却无法看到更大的世界。为她安排了这样凄惨的结局,正是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我写这一章的时候,非常痛苦,泪流满面,情绪低落了好几天。


Q:您说这本书的主旨讲的是“选择”,您可不可以谈谈“选择”对当今女性的影响?
Clara写意:人生是选择,佛家说因果。也许对女性来说,选择尤为关键,因为现实社会给女性的选择时间相对有限,我们只有很短的时间来种“因”,再用漫长的一生来收获“果”。选择看似随机,但其实不是随机的。它是一个人的三观、智慧、眼界,甚至背景的总和。从这个角度上看,选择决定了命运,但命运似乎又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选择。


Q:非常感谢您接收我们的采访。不知道您下一部作品什么时候会与读者见面呢?
Clara写意:下一步作品正在创作中,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了,希望明年能够和大家见面。这一次是一部古代题材的小说,一部解构主义的小说,就是将经典打碎了写出来。我创作小说的第一步都是找人物,要花很长时间将那个人物准确地找出来、立住了,听到他/她怎样说,感受到他/她怎样想,一部小说才有了灵魂。下一步作品也是这样的,人物都已经活过来了,此刻就在我的周围走动呢,你看。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866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邮编:310058|联系我们